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走停停

 
 
 
 
 

日志

 
 

伊斯坦布尔  

2013-03-10 20:57:57|  分类: 埋葬记忆的土耳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零三个月之后,继续开始记录。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声音
    伊斯坦布尔,留下的记忆是一种声音。每天五次,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却又是约定好的,整个城市中无数的挂在尖塔上的大喇叭,分毫不差的一起开始吟诵,来自于每一个塔尖的长长的尾音,在城市的上空互相的缠绕。地面上的男人们,开始从四面八方默默的出现,来到一大拍排的铜质的水龙头前,坐下,洗脚,再进到一个铺好地毯的空房间。
    这样的房间无处不再,可以是上万人的蓝色清真寺,也可以是只能容纳十个人的小石屋。
    我曾偷偷的趴在一间小石屋的木格窗口,看里面的男人在干什么。整个仪式都是默默的进行,这样一个动作让人印象深刻:面向墙壁跪成一排,打开手掌放在耳畔,闭上双眼,听向远方。
    这是一种让整个城市所有存在的意念在同一时刻都指向同一个方向的力量。突然觉得,如果每天能有五个时间停下,安静,面对自己,不心中论所仰望的是什么,这都是会一种美好的操练。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教堂与清真寺


    伊斯坦布尔,是一个站在时间空间、大洲与大洋、信仰与帝国的交叉口上城市。圣索菲亚大教堂与蓝色清真寺,两个同样有着尖塔和穹顶的庞大建筑,就在这样一个地方,相隔几百米,对望了上千年。

到底是教堂还是清真寺?

    一千五百年前,它被拜占庭皇帝建立的时候,叫做圣索菲亚大教堂,那个时候里面就已经有了用彩色石子镶嵌的精美的耶稣、约翰、与玛利亚。

    一千年以后,伊斯兰教的征服者把它称为了大清真寺,并立柱上挂上了巨大的写有真主的圆形大奖章。耶稣、约翰、与玛利亚还在那里,只是耶稣被降为了一名先知。与此同时,伊斯兰统治者在它的对面修建了蓝色清真寺,想要以更宏伟的气势盖过一千年前的圣索菲亚,可惜实在是盖不过去。

    再过了五百年,一个年轻的军官想要努力的从政治上去除伊斯兰的标签,他后来成为土耳其之父,圣索菲亚变成了今天博物馆,穹顶和回廊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架起了手脚架,上面常年爬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学家。

    而蓝色清真寺还是清真寺,或许里面的吊灯和地毯一直没有改变过。

    现在是这样的,上层在努力的营造科学民主世俗化的形象,甚至公务员都不允许再戴着传统的头巾进入政府办公。而98%的老百姓,仍然是会每天5次走进尖塔的穆斯林。至于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的基督教遗迹,大多成为游客和考古的胜地。

    在土耳其有好多外表没有太大分别的建筑,到底是教堂还是清真寺?

   简单的说,铺着华丽地毯,需要拖鞋进去的地方是清真寺,镶嵌着精美壁画需要买票进去的地方是教堂。


圣索菲亚大教堂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蓝色清真寺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托普卡帕皇宫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地下水宫

    不知道伊斯坦布尔地下还藏着多少这样被遗忘的建筑。一千年前这里曾是整个城市中心的储水系统,它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像样的入口。以至于人们过着漫漫的日子,逐渐的就忘了自家厨房第几块砖下面有个什么样的扳手可以打开个盖子之类的事情。直到后来有好奇的人发现怎么可以在地下室不停的钓到鱼。

    现在,在广场的一角,总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门口有人排着队,我想会有无数的游客因为想要找厕所而自然的加入这个队伍,结果会意外地走进着个巨大的阴森的水宫。几十年前这里曾是塞满垃圾的抛尸场,走到最尽头的一根柱子下,会发现压着一个蛇发女妖美杜沙的脑袋。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男人的茶馆

    茶馆是男人地方,在任何的时间,都看到一群群的男人,聚在昏黄灯光的背巷,或是有葡萄藤的露天茶馆,手里拿着一小杯放过糖的红茶,低声的谈论着什么。总感觉像是在密谋着一件大事。而女人决不会在这里样的地方呆着,她们都躲在的黑色面具和长袍里面,从旁边匆匆走过。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呼愁

  从土耳其回来之后,连续的奔波,偶然路过小破的书架,从上面取下一本奥尔罕.帕穆克的<<伊斯坦布尔,一个城市的记忆>>,开始在路上阅读。

   在这书里,终于找到了那个一直以来强烈,但是难以描绘出来的,伊斯坦布尔独特的气质。“呼愁”,这是土耳其语中的忧伤。这种忧伤来自于一个衰败帝国的人民生活在曾经辉煌的背影中的失落。

“伊斯坦布尔辉煌的历史和文明遗迹处处可见。无论维护得多么糟,无论多么备受忽视或遭丑陋的水泥建筑包围,清真大寺与城内古迹以及帝国残留在街头巷尾的破砖碎瓦——小拱门、喷泉以及街坊的小清真寺——都使住在其中的人为之心痛。这些东西可不像在西方城市看见的大帝国遗迹,像历史博物馆一样妥善保存,骄傲地展示。伊斯坦布尔人只是在废墟间继续过他们的生活。许多西方作家和旅人感到这点妙不可言。但对于比较敏感的居民而言,这些废墟提醒人们眼前贫穷杂乱的城市甭想再创相同的财富、权力和文化高峰。就像儿时眼见美丽古老的木造房屋一栋栋焚毁,这些与四周的尘土泥巴合而为一、无人照管的院落也同样无法让人引以为傲。”

--奥尔罕.帕穆克

美景之美,在其忧伤

--阿迈特.拉希姆


    本来是为了到伊斯坦布尔老城区去看一座LP上称之为精美的教堂,却被一旁残破的城墙和普通人家深深吸引。

    城墙的顶端,年轻人在没有围栏的边缘疯跑,地上看不懂得涂鸦一定写的都是各种的脏话和爱情,成千上万密集的房屋,每一间都旧的歪歪斜斜,感觉他们没有倒下是因为都互相挤在一起。其间突然冒出的穹顶与尖塔,像是在像周围的一切宣告至高无上的权威。

    这样的城墙一直延伸,穿过旧城,指向远方那象征着伊斯坦布尔现代化建设成就的高楼大厦。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伊斯坦布尔 - LH - 走走停停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