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走停停

 
 
 
 
 

日志

 
 

哈巴的片段(2)  

2006-10-29 15:10:02|  分类: 关于哈巴的一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顶,永远无法记住痛苦   
4900米的平台,吃东西,扔下负重,上冰爪,看看山顶,她就在那儿。越是离近了,真实的感受到高度的存在了,才显出山的威严,此时,不再觉得这是一座温柔的雪山了。“还有多久能登顶?”“4个小时吧。”野牛回答。我全当没听见,这个数字足以把我的信心从这里一脚踢下去!面对着一面巨大的雪墙,我开始考虑,我们会怎样的迂回从旁边的山坡上去……而几分钟后,我们却像蜘蛛一样,爬在那雪墙上了。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那是一个怎样的漫长的爬升,只有当时才知道。接近5000米时的缺氧会让人意识障碍,算不清1+2,可是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要让我头脑清醒地在这面蓬松的雪墙上趴着,一定吓死了。在这样的高度和和角度,任何一样东西,手套,相机,冰镐,甚至身体,一旦失手掉落,就要永远和他说再见了。缺氧让我变得像一部不会害怕的机器,一步步往上走。看着地上一个个冰镐插出来的圆孔,里面是深邃的蓝色,神秘,不知通向哪儿。只觉得脚踝被坡度蹩的快要抽筋,可是也停不下休息放松,没有地方。不知不觉,我已经进入那种梦寐以求的状态,这是我在山下想象了无数次都不能理解的——走十步,停下来,休息,喘气,再走,减少到八步了。自然,竟可以在不经意间把人变得如此的孱弱,去体验一个垂暮老人的脚步,再一次感到,不可征服……
    这时很奇怪,走不动了,停下抬头,都看见妈妈上面一脸轻松,手插着兜看着我,不时打趣两句,还给我照相。这个妈怎么就如此强悍了??!!真是这样,男人的高山反应要比女人强烈四倍。以至于到最后,妈妈一直埋怨,从4900直到登顶,她缺少了一段珍贵的历史性的图像资料,而我,到是有几张,眼巴巴抬头望着,可怜的像是一只快要中暑的小狗。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继续走着,突然发现前方已没有了松软的浮雪,而是闪亮的一片,突然脑子里哗哗闪过,急速下滑,侧滚,冰镐制动,乱七八糟,一堆东西……“亮冰,前面是亮冰!!”我大叫大喊来掩饰我的恐惧。这个专业名词也是出发前学会的,总之就是一种传说中的极度危险的最容易滑坠的地面。妈妈一定不知道什么是亮冰,跟着野牛已经上去了。我看太多攻略了,害得我如此之胆小,当我谨小慎微,咔,咔,踩上了冰面,终于踏实了,这东西真好呀,真好,人类进化把爪子给进没了,可惜了,可惜了……
    雪坡终于爬完了,我看到那有名的月亮湾。妈妈以为已经的登顶,正准备欢庆胜利。而野牛却把登峰的位置指向了那月稍的一端,弯弯的,优雅的伸向云里。这时正像在沙漠里绝望的人看见了绿洲,走到跟前确是海市蜃楼的感觉。不上了,就到这吧。妈妈已经开始这么想了。我问野牛,还差多少米,他伸出五个指头,哦,50米,我想。“只有5米啦!!还有15分钟就登顶啦!!”他说。我开始有点生气,这时候,这种谎言,完全不能达到鼓舞士气的效果。迟疑片刻,又上了雪坡……然而,18分钟后,我们登顶了……直到现在,我仍然不能确定,5米,50米,15分钟,18分钟,到底哪个是真的……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在山顶,我被一种东西震撼着,压得我心怦怦直跳,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恐高,我不习惯这个四面空空的地方,大地之手就这样把我托向空中,让我受宠若惊。或许,我是被脚下几幅巨大的画面震撼了。哈巴主峰的余脉,万年的冰川和风雪打磨出刀光剑影的山形,劈向金沙江,用的却是中国水墨画的笔调。黑海,双海,被杜鹃林围绕的高原湖泊,连同色彩斑斓的平缓山地,颜色揉在了一起,是印象派的油画。还有玉龙,一尊透着硬朗和傲骨的精神的雕塑,他是那么的近,感觉伸手就能摸到那刺痛掌心的表面。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用对讲机和大舅通话,他告诉我,这时是12点38分,他们还在4900,下午的天气可能变坏,在2点的关门时间前,他们已经来不及登顶。在顶峰,野牛的潇洒,让我觉得他是这块只有巴掌大的领土的主人。躺在地上休闲的抽了一根登顶成功烟,然后开始飞奔穿梭,给我们拍照,在这个高度,我恨不得趴着走路才感觉安全。一回头,他跳崖了!他用两只冰抓钉在雪壁上,只剩个脑袋,拍了一张,又爬上来!!以至于到后来,每每看到他拍的这组照片,都觉得头晕目眩!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哈巴的片段(2) - LH - 走走停停
 
    剩下的事情,就只有下撤了。登顶只是成功了一半,安全下撤才是最后胜利。我不住地问野牛,下山的技术要领是怎样的,“就这样!”他提着冰搞,甩开大步就往下走了,我从来不知道走路可以这么拽的!!背后留下一阵阵雪沫腾起的烟迹,就像赤脚大仙下凡去了。
    漫长的下撤,空气,意识,智力,随着海拔的下降又都一点点回到脑子里。5200米的雪坡上与大舅和娟儿会合了,只差100多米,都觉得这已经很不容易,在这里,没有什么不满足的。离开雪线,回头再看,山顶已经风云突变。长长的大石坡的尽头,大本营还远的无法辨认,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黑夜欺骗着走上这条路。
    终于快到了,我产生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我觉得,我真的玩够了,回家以后,要把登山包好好收好,放到地下室,不想再看到它。大本营到了,娟儿说:“上收有金子我都不克啦!!”
    在大本营的最后一夜,睡得是那么好,醒来时,觉得自己是在家里。早晨,天气变坏,已完全看不到哈巴的身影。娟儿又说:“上收真呢有金子么,我还是要克呢,哈哈哈!”而现在,我的登山包仍然站在床旁边。登顶的痛苦,永远也无法记住。
                                                                                                                                    about Oct. 20 2006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